奚梦瑶欲复出,四太为备二胎大怒?比她更可怕的婆婆什暗月掠夺者么样?

时间:2019-11-21 04:16:22 作者:admin

话说大噶有没有感觉到,这阵子女艺人貌似扎堆怀孕生产?奚梦瑶刚给赌王生下男孙,二胎计划又提上日程惹~

网传奚梦瑶偷偷约了医生做去除妊娠纹手术,为复出做准备。

但她婆婆知道后“勃然大怒,要求奚梦瑶全面停工备战二胎”…

结了婚的女性,好像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。

话说前阵子papi酱在某节目里说“很多职场女性是不敢怀孕的”,再次揭露了长久以来女性“职业”和“生育”间的矛盾。

Papi酱还说,她有个朋友因为担心自己被替换掉,所以恨不得工作到生产的前一刻。

又是“我有个朋友”。

很多故事都是以“我有个朋友”为开头。

有时候,“我有个朋友的故事”只不过是个幌子,“朋友的故事”其实是“我的故事”。有时候,那个朋友真的存在,但是“朋友的故事”好像是面镜子,明晃晃的映照出自己的脸。(Papi酱的“很多职场女性是不敢怀孕”前脚刚上热搜,紧跟着她本人就自曝自己怀孕的消息。)

Papi酱那个恨不得工作到生产前一刻的朋友,是不是就是她的镜子呢?

今天,羊想给大噶讲个日本高分电视剧——《坡道上的家》。这部电视剧仅有六集,但几乎所有类型的母亲都在电视剧中出现过。剧中出现的母亲是一面镜子。

—— 那个母亲,杀子! ——

孩子们在公园里欢快的玩闹着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。

可是就像鲁迅说过的那样:“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

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,有个母亲崩溃了。这部电视剧的开头,隐晦的拍摄了一个母亲溺死幼子的过程。

外面的孩子们玩的那么欢快,可自己的孩子一直哭闹。

怎么办呢?丈夫快回来了。

如果让他撞到这个画面,又要被指责不是一个好母亲了。

怎样让女儿安静下来?

啊,对了,女儿喜欢洗澡,有时会在洗澡的时候转涕为笑。

然后,这个母亲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晚上她的丈夫打电话通知她,孩子不在了。

《坡道上的家》绝不仅仅有让人有所触动的剧情,它的画面设置的也相当精到。

比如说,越是残酷的画面,导演反而会用特别唯美的拍摄手法,弱化杀子过程的残忍。

那个小小软软的身体悬浮在水中,不血腥,但相当令人揪心。

这个母亲叫水穂,她亲手杀死了自己才八个月大的女儿。

全剧都没有出现“产后抑郁症”这个词,但很明显,水穗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。不过有很多人认为“产后抑郁症”这类精神疾病是矫情,是骗人的。

水穂不是这部电视剧的主角,她是主角里沙子的镜子。里沙子的记忆被水穂唤醒了。

没错,主角也曾做过类似的事——精神恍惚间松手任孩子从怀抱里摔到地上。

刚巧,当时地上铺有地毯。幸好,当年里沙子的及时清醒了,没有造成严重后果。

在那次失手后,女主里沙子自我催眠,把当年的那场意外封存在自己的记忆深处。

接着,她继续维持寻常家庭主妇的模样,就像每一位再平凡不过的妈妈。

每天照顾女儿,伺候丈夫,负责全家的饮食起居。

丈夫每天下班后就会做“甩手掌柜”,任何小事都要等着妻子处理。

比如说,“拿罐啤酒”。哪怕冰箱近在咫尺,妻子手里正在做着其他活计,丈夫也只会嘴皮子动一动“发号施令”。

如果里沙子没有遇到水穗,她可能就要这样过一辈子。

有一天,里沙子突然收到了法院的来信,她被抽中选为陪审员替补,参与水穗杀女案。

里沙子第一次见到水穗,就是在法院里。跟很多围观者一样,一开始里沙子并不能理解水穗为什么会杀女。

随着案件的审理,里沙子在水穗身上发现了自己的影子。

比如说,维护“男权思想”的婆婆——“男人不会来帮你,不管遇到什么也要自己加油!”

她们的婆婆都会对自己指指点点,加深母亲的焦虑。比如说,给孩子喂奶粉?那怎么可以,孩子不喝母乳会变笨的!

什么?母乳不够?那就让孩子硬吸!

“母亲的身体就是这样的构造”,“只要孩子吸了,(奶水)就会出来”。

与此同时,婆婆还会叨叨“自己的孙女怎么比其他孩子个头小?为什么不长体重?”…

这些质疑,就像一块又一块的大石头,狠狠的压在女主心头。

但是母亲对孩子成长状况的那些在意,反而会被其他人当做是“爱慕虚荣”。

她们的婆婆总能孙女身上找出些“异乎寻常”——儿媳妇怎么“连一个孩子都养不好”?

里沙子和水穗还有同样的亲生母亲,控制欲极强,把打击女儿的自信心当习惯。

不仅仅是肢体上的击打才叫暴力,语言上的讥讽更有杀伤力。

水穗母亲(图下)。

这样的母亲,反而让女儿的精神状态更紧张。

里沙子也有相似的母亲,她从小到大都得不到认可。

她一直误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。

所以当年当里沙子终于考上东京的大学时,她以为母亲终于可以对她满意了。

可是呢?

“别把她的话(夸赞)当真哦,那是在挖苦你呢”…

所以里沙子一直对自己很没有信心,认为像她这样的人是做不好母亲的。

里沙子的女儿走累了可以要母亲的抱着走,可是里沙子累了谁来背着她走?

里沙子婚后,远离了她的母亲,可是此时她的丈夫却接了她母亲棒。

她又活在了被质疑、被打击的环境中。

里沙子和水穗的丈夫也是那么的相像。

婚姻生活出现了状况怎么办?找前女友商量一下吧…

在审判现场,里沙子一次又一次的自我代入到水穗身上,两人仿佛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这不单是一场对杀女犯人水穗的审判,也是对杀女未遂的里沙子的惩罚。

—— 那个母亲,精英! ——

在水穗杀女案的审判现场,还有个母亲,她是坐在审判席上的女法官。

白天,她是很多全职母亲心目中的女精英;晚上,她也为育儿疲于奔命。

水穗的婆婆在法庭中指责水穗时,女法官就坐在台上。

这个婆婆对水穗的指责,一声声都敲击在女法官的身上。

“男性才是家里的顶梁柱,母亲就是要负责育儿啊”——这对女精英来就像紧箍咒。

水穗在做全职妈妈之前也是个事业型女性,赚的还比丈夫多。

但她的努力不被认可,反而成为了她的罪证——“因为赚的多而得意洋洋”…

法庭上发生的这一切,让那个疲于抚育幼子的女法官也很受触动。

事业成功有什么用呢——“不配做母亲的话,也就不配做人了吧”…

就算里沙子懂得,但她应该还是很羡慕旁边的这个事业型女性。

当年里沙子好不容易考进东京的大学,终于远离了母亲。里沙子在工作的那几年是幸福的,因为她终于得到了认可。

因此,她希望在婚后也继续工作。

可是在日本传统男权家庭长大的丈夫,固执的认为“母亲呆在家里”是理所应当的。

性格软弱的里沙子轻易的退却了。

可是性格更强势的女精英不会这么容易做出让步。

她之所以同意生育,是她的丈夫欺骗她要“两个人一起养孩子”。

可是孩子生下来就想翻脸耍赖。

女精英也有个婆婆,像水穗的婆婆那样催着儿子媳妇生二胎。

可是事业型女性怎么可能掉进同一个坑里?反手就吞了一粒避孕药。

女精英详细的制作了个表格,要求和丈夫严格按照这个表格分担家庭工作。

有备而来,态度强势,不容拒绝。

可是她的计划在丈夫的逃避下破产了。

她的丈夫宁愿选择妻子辞职在家,由他养家。

毕竟工作再怎么辛苦也无非是“996”,可养育子女却是全年无休的。

不管怎么说,996总比全年无休更划算。

“我做不到同时兼顾家庭和工作,(你也做不到?)可是你是母亲吧?”…

“母亲”就像一个枷锁,使得女性貌似理当为家庭牺牲事业。

随着剧情的发展,女法官升职了,她的前途一片光明。

女法官最终决定带孩子赴任,将“事业”和“育儿”一肩担。

她的丈夫怎么办?电视剧没说。

可是她还需要什么丈夫?

电视剧的结局,水穗被判了十年,但获得了众人的理解;

水穗的丈夫和婆婆都被法院认定是悲剧的推动者——一直不被理解的她被官方认定也是受害者。

总是一脸麻木的水穗动容了。

埋头听着法官宣判的女主也终于抬起了头。

她们两位母亲终于得到了理解。

故事的最后,女主角没有离婚。

很多观众认为这个结局烂尾,羊却不这么看,羊觉得这个结尾更现实。

先不说女主角性子软弱,就论她对丈夫和女儿的感情,就使得她不会轻易离婚的。

虽然水穗的丈夫不称职,但电视剧中的某些细节可以告诉观众,他还有的救。

比如说这个丈夫在水穗和女儿发生剧烈冲突后,他会做出自我反思,分别安抚女儿和妻子。

这个男人也想维护他们的婚姻,只不过他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更遑论里沙子离不开她的女儿,她的女儿更离不开她。

里沙子也许终将和她的母亲和解。

她的母亲当年也是受害者,一直没学会怎样去爱。

很多观众看完这部剧会代入进剧中的不同母亲。

可是我代入了里沙子的女儿。

当年,我也是个缠着妈妈要抱抱的小女孩儿。

当然,羊对天发誓,羊小时候绝对没有里沙子的女儿那么“熊孩子”!

可是我的母亲曾经对我说过,我小时候也是走两步就要妈妈抱。

所以我在看这部剧时会情不自禁的回忆:我小时候会不会也给母亲添过这样的烦恼。

如果可以选,我要拉着妈妈的手,陪着她一起走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448696976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